新浪微博@愚人雷欧

不会说话又话痨

某不知名变态,中二癌,混沌恶的杂食党,反派控,没有三观

HP是心尖尖,最近沉迷怪诞小镇

2017·5·8的一个梦境

昨晚做了一个梦。
用第二人称写写看。

你在现实中认识的人陆陆续续地开始死去。


你所属是一种类似于法医的职业,但名字不是法医,是一个两个字的词语。



在一个下雨的夜晚,你和你的同事们见到了第一起死亡的事件的受害者,一家卖杂货的老板娘,店铺开在你家附近。和你认识,从你家搬到这里时就在了,看着你长大。




被发现时死者的尸体背朝天趴在地上,距离她的店铺门口只有几步。雨水拍打着地面,你不怎么喜欢这种潮湿的天气,拢了拢长大衣的领口(应该是像医生的那种白大褂,你周围的同事也穿着这种服装),再加上死者的尸体散发出一种难以忍受的、腐臭的气味,你捂着鼻子后退了几步,站在同事们的身后。




你看着同事聚集着,围成一个圈观察着尸体,一边低声说这话,一边拿着本子记录者什么。




在这时,你不知听见了什么,只见你冲进了人群里,蹲在地上看着尸体。尸体巨大的伤口贯穿了人体的整个上半身,里面露出了白森森的骨头和棉絮一样的腐肉,发散出一股恶臭。




你有些惊慌地对着你们的领导者说你认得这个人(他穿的整整齐齐,戴着眼镜,那个用本子记录的人就是他)。领导者让你说出你所知道的,这具尸体生前的信息。




第二起死亡时间是三个人,很巧,他们就在你家隔壁,你对他们家也很熟悉。




这个三口之家是从一个海边小镇搬过来的,贩卖各种种类的小型机械。夫妻的女儿比你大一点,你小时候很喜欢她,在幼年时你们尝尝在一起玩,可惜的是在你某岁时她就去老家的学校读书,之后你们就分开了。




这次你第一个冲上去,你跪在地上看着在这样的黑夜也依旧乌黑发亮的长发,小麦色的皮肤也如从前一样,只是死者的眼睛禁闭,她再也不能睁开眼了。




第三,第三起的受害人是你的挚友,你看着她的脸庞回忆着你们在一座布满了瓦罐和亚麻布的小镇上玩耍。你们牵着手,观察着绘有彩色图案的瓦陶罐子和下面垫着的彩色桌布,夕阳的光辉照在你两身上。




只是非常可惜,在这之后她也离开了你,回到了深山处的老家。




你回忆的时间太过漫长,领导者敲了敲你的肩,事宜第四起事件发生了。




当然,当然,第四起事件的受害人们你也认识。第四起的受害人是最多的,足足有四个,你们曾在一起玩耍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你们五人就是一个紧密的小团体,你们一起去了你和挚友一起去的那个小镇。你以同样的角度看着同样的一只瓦罐(也许换了另一只图案相同的但你不知道)。你们吵闹着,为这个安静的小镇增添了一分人气。





你看着其中一个女孩细长的浅色发丝,它们摸起来是那么的柔软。你看着女孩紧闭着的眼睛,只有一只,另一只盛满了黑色的液体,空荡荡的眼眶里眼球不翼而飞。




你有些颤抖的回到了你的家,坐在椅子上,十指相扣,等待着第五起死亡事件的到来。你心中隐隐认定之后死亡的将是你的母亲。




房门推开了。





你看见了你的母亲。





她还活着。




“妈妈!”你惊讶地喊着,冲上去与活着的母亲拥抱。

(之后应该是你爹,但我被吓醒了)

评论
热度 ( 1 )

© 阿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