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博@愚人雷欧

不会说话又话痨

某不知名变态,中二癌,混沌恶的杂食党,反派控,没有三观

HP是心尖尖,最近沉迷怪诞小镇

一个梦

提前说明,桂若弥这个名字来源于小说《夜色玛奇莲》




我深深地爱着桂若弥。


这是指男女之间的爱吗?我并不清楚。这太过炽热,我已经分不清了。


桂若弥有着一头乌黑柔软的长发,有些微卷,真是十分美丽。她就像一个精美的瓷娃娃,端坐在镜子前背对着我。通过镜子我看见了她那无与伦比的美丽面庞。


桂若弥也是爱着我的。


所以,我得为她做点什么,我该做些什么呢?


啊,昨天的足球比赛中,那个女人真是非常可恶,得意洋洋的炫耀着,无视了桂若弥那有些伤心的脸。


于是,晚上的时候我溜出了学校,戴上了兜帽在街上跟踪她。


我干净利落地从她背后刺了她一刀,她倒在血泊中,这姿态倒比活着时美丽了许多。


后来,我就被警察抓住啦。虽然是在黑咕隆咚的小巷子里暗杀的,但是他们还是把我找到了,我是遗留了什么关键的东西吗?


再后来,桂若弥出面帮我把这事压了下去,给了死者家属一大笔钱,他们也不来烦我了。


我站在桂若弥身后,她的长发依旧那么美丽,我似乎觉得我看过这么美丽的一幕。


于是我问她:“桂若弥,你为什么一直也没有老去呢?”


桂若弥听完后,在灯光下轻轻的笑了起来,她轻声说:“是因为有人对我许下了希望我永远不老去,开心的永生这样的愿望啊。”


啊,那个人一定十分爱着她吧。我觉得那人是个清瘦的短发女孩。


后来,我陆陆续续地杀死了一些人,为了桂若弥。


桂若弥的妈妈有些憔悴地告诉我,因为我的所作所为,桂若弥必须得搬离这块区域了。


不要!


可事实无法改变。我恳求了老师,让他允许我去与桂若弥告别。


老师不让我见桂若弥的面,只让我站在山顶目送载着桂若弥的马车远去。


临走的那天,清晨,我抱着一个巨大的包裹,缓慢的向着山顶攀升。


老师并不放心我这个疯子会做出什么来,他叫上了五六个同学监视我。后来发现我的速度太过缓慢,便一边登山,一边取笑起我来。


终于登上了山顶,我看着桂若弥的马车快要来我我这里。掏出了包裹里的东西,那是一大堆绘有符文的羊皮纸。我把这堆东西一股脑的往马车上扔,羊皮纸打着卷落在桂若弥的马车上。


我看着桂若弥的马车离我的视野远去,想起来桂若弥的妈妈告诉我我们此生都不能再见面了。心中十分难过,于是我往山脚下纵身一跃。


这可真疼啊,我的短发粘上了一些血,我的身上出现了许多色彩绚丽的淤青,淤青会有那样像鲜艳的蘑菇般的色彩吗?在半昏迷之时我许下了这么一个愿望,“我希望桂若弥快乐的,永恒的活着。”


老师和同学们把我抬到了校医那里,他们并不想在我身上浪费钱,让我在医院里治疗。


这里可真窄啊,我裹着处理伤口用的浴巾,半透明的门上也挂着浴巾,这便让我转不过身来。我急促地呼吸着,突然看见了一个瘦小的男孩举着一个相机,透过浴巾没遮着的地方对我拍摄。


这可真是叫人气愤,我把浴巾遮了遮,可他还是透过缝隙对我露出了猥琐的笑容。我真的生气了,一把推开门,一边固定住浴巾追赶着那个男孩。说来也很奇怪,明明是受伤的人了,速度却比没受伤的时候要更快。
我追上了那个男孩,此刻他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了恐惧,我微笑着,带着一种兴奋感和愉悦轻轻一撕,他的身体便被我撕成了两半。


我扔下了他的尸体,裹着浴巾才没走几步,就遇到了老师,老师问我那个男孩怎么了。我微笑着回答:“分了。”

这就是我所能回忆的全部了。此刻我破坏了精神病院的大门,冰冷的晚风吹起了我红色的短发,我要去找桂若弥了,虽然她似乎并不存在。

评论
热度 ( 1 )

© 阿虫子 | Powered by LOFTER